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学园地 > 教师园地
【邑学新松•读】11月读书心语(新入职教师)

16-12-08 12:01:39 来源管理员 点击:95

 

读《教育与脑神经科学》后感
王芹

 这到底是一本怎样的书?金一民校长在“相约星期四”中说过从事教育事业的教师都该读读此书;南通特级教师刘昕老师在说课《陌上桑》时,频频说到此书中的理论基础给予她的灵感。

 教师又为什么要读《教育与脑神经科学》?首先,我要承认阅读一本书籍对你当下的生活或者思想确实不能产生即时的影响,但是我坚持“真正的影响就是在偶然的不经意间的阅读过程中自动地产生的”。另外,读书就是与名人对话的过程。通过这样一本价格不过30元的书籍,我们就能向八位声望卓著的先辈学习,学习他们将神经系统学研究成果用于不同的教学场合,实在值得。

本书分为三编:第一编聚焦于人脑的发展,包括论述人脑结构、人体运动、青少年大脑的奥秘等;第二编考察了大脑研究与学校教学之间的关系,包括论述识字之脑与识数之脑、男性之脑与女性之脑之间的差别、理解有学习障碍的学生的社会与学术需要等;第三编介绍了对所有学生都行之有效的各种教学策略,包括论述如何减轻课堂学习的压力,如何激活、吸引、振奋学生大脑等。

书中有很多值得一提的教学策略。譬如:引起学生注意的技巧、课堂教学的推陈出新、健全之心寓于健全之体、值得一做的趣味反馈、有效的学习策略、有效的应考策略以及如何培养学生成为不厌其烦的阅读者等等。教学是师生的双边活动,都说现在的课堂要以教师为主导、以学生为主体来进行教学,以学定教。那自然的,教师的学也显得相当重要,在“有效的学习策略”这部分内容中,不仅向学生告知了学习的策略,更向不会学习的教师指明了方向。

 书中还有很多令人感兴趣的话题。比如,文中提到的关键期概念——3~12岁是最关键的时期。可以说,人在幼年时的经验就已经在形塑自己的大脑并设计自己独一无二的神经系统,从而影响到自己将来如何对待上学、工作或其他方面的经验。举个例子,一个儿童即使大脑毫无问题,但若在2岁前从未接受视觉刺激,则会终生失明,12岁前从未听到别人谈话,很可能一辈子学不会任何一种语言。

 再比如,部分家长朋友总觉得时间不够,要趁孩子还小多学点本事。书中提到:“家长或教师倒是应该牢牢记住,人脑的可塑性与柔韧性足以使人在任何时候都可做到几乎无所不学。”所以,在给孩子安排课外兴趣小组的时候,家长或教师都要充分尊重儿童的自主选择权,兴趣才是学习最大的动力,不要让兴趣班变成“家长的兴趣班”,选择儿童有兴趣或者有天赋的方向进行培养,年龄不是一个大问题。概而言之:早学自是福,迟学亦非祸。

 另外还有吸引我们教师的内容——如何激起学生的注意。新教师常碰到一起讨论,内容不外乎自己班级孩子们的表现,倘若上课的教师无法吸引学生的注意,那么对学生是否可以学会任何东西,最多只能抱有“一丝希望”。在两个多月的教学实际中,我总结过在课堂上能够成功吸引低年级学段孩子注意力的方法有以下:1.在课堂中使用音乐,多用于配乐朗诵。音乐和打气活动是提高学生兴奋劲儿的两大工具;2.讲课中抑扬顿挫的声音,引起学生的无意注意;3.寓教于乐。在课中适当运用唱儿歌、猜谜语、开火车等小活动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4.使用鲜艳颜色标注的字体、会动的图画(写字指导时会用到)等,当然也不仅只包含以上几点。可见,大脑的本性是好奇求新,教师可据此设法营造出有吸引力的学习环境来提高学生的注意力,由此保证教学质量。

《教育与脑神经科学》是一本初读枯燥乏味,愈到后面愈津津有味的荟萃本,读完才发现原来教育与我们的大脑息息相关。人脑各部分机能让我大开眼界,有效的教学策略让我更是喜出望外,通过这本书,我对教育有了一个翻新的了解,我对正在教育的孩子们也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成为“大脑的变革者”
——读《教育与脑神经科学》有感
陈煜柠


刚提到“脑神经科学”,你或许可能觉得这一学科离我们很遥远,甚至会觉得有些陌生,其实不然。仔细一想,无论是哪一个版本的心理学的教科书上,它的第二个章节就一定是《脑与心理》,“脑是心理的器官,心理是脑的机能”,这句话,相信每一个学过心理学的人都是耳熟能详的。虽然我们都学习过这一个章节,可能会对“脑”有一定的了解,然而这还只是管中窥豹,并不足以见得“脑神经科学”的全貌。

而随着科技的发展,研究手段的不断进步,脑神经科学已经成为21世纪最有可能不断产生突破性进展的研究领域。脑神经科学的研究成果正在对包括教育在内的人类自身发展的各个方面产生前所未有的深远影响。

几乎所有的心理学书上,都能看到这样的关于开发左右脑的教育理论,其主要观点是:大脑左右半球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思维,左脑是语言的脑,是阅读、记忆、书写和逻辑思考的脑。演绎推理、抽象思维、数学运算、形成概念的能力较强:右脑有许多高级功能。诸如形象的学习和记忆、图形识别、几何学方面的空间感觉,是音乐、美术、空间知觉的辨别系统。因此,左脑也被称为理性的脑、知识的脑,右脑也被称为感性的脑、创造的脑。

然而在没阅读过《教育与脑神经科学》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一观点的源头在哪里,其实,上世纪70年代美国神经生理学家斯佩里教授的“裂脑实验”就提出大脑两半球高度专门化,每一部分控制不同的功能,并以不同的方式处理信息的“分工说”。分工说认为左脑主要功能是言语的、分析的、逻辑的、数字的、抽象思维的功能。右半球具有非言语的、综合的、直觉的、音乐的以及想象等形象思维。而且这种理论又被“模块论”提出的观点所修正。新的观点认为:“脑是由在神经系统的各个水平上进行活动的子系统以模块的形式组织在一起的。”“人脑虽然是由解剖学上截然不同的区域组成的,但这些区域并不是自主的微型脑,更确切地说,他们组成了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一体化的系统”,这不是对分工说的完全否定,这是随着研究手段的发展进步而研究成果的新发展。具有特殊意味的提出新观点的恰恰是参与“裂脑实验”的主要研究者加扎尼加。

同样,在教育教学中我们也不能把左右的脑分工绝对化,我国脑科学家就指出:“脑的不同区域虽然有功能上的分工,但是,这样功能定位只是在相对意义上才成立。……至于高级的精神性活动,显然涉及多个脑区,从某种意义上它是一种集合场。”所以,开发大脑不只是左半球与右半球一侧的开发,而是左右半球整体功能的协调开发。

然而,在实际的教学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存在这样的问题,一直以来的学校教育仅仅重视左脑教育,完全无视右脑的感性教育。仅仅注重左脑教育很容易引起对立,使得因缺乏爱而导致的不良事件频频发生,如完全不顾忌他人,欺负他人等。

因此,对教育工作者来说,应该同时注重培养感性右脑与理性左脑,实现平衡式教育。开发右脑需要进行想象训练,充分引导爱的传达,使实施主体获得一体感。

 

最珍贵的时间最漫长
——读舒比格《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有感
金澜


读完这本书,我的感受就像本书序的标题一样——“喜欢得没法说”。当我从书中一篇篇神奇的小故事中回过神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喟叹:“如果读这本书的是上小学的我该多好啊!” 这本童话是真正意义上的“童话”,因为书中用的就是只有儿童才会有的语言模式,这本书就和其他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一样,是一本充满了童心的书。

其实,当我以一个成年人的思维模式去看这本书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篇故事都看不懂了,但是在读第二遍的时候,我发现这本书其实非常有意思,它能让教育者更好地了解儿童,走进孩子的内心世界。

1、世界之初

心理学告诉我们,一个人的气质是天生的,但性格是后天形成并可以经由成年人塑造的。就像科幻动画电影《大脑特工队》里面介绍的那样,我们的记忆构成了我们自己。一般来说,儿童是从三岁开始有记忆力的,有些儿童记事比较早,两岁甚至周岁以内就可以记一些琐碎的事情,但也只能记一些琐碎的生活片段、成年人的一些语言片断等。记忆分为形象记忆、抽象记忆、情绪记忆和动作记忆,其中形象记忆和情绪记忆最容易学习,情绪记忆和动作记忆更容易保存。正如本书开篇作者所作的一首小诗中写道:

“一头大象来了,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它要到哪里去。/它的名字听起来也很奇怪,我已经记不得了,可以肯定的是,它来了又走了。/还可以肯定的是,它是一头大象,一头孤单的灰色的大象,来了又走了。”

这正是一个在记事的时候常有的情况。本书的目录:“天与地”;“东西”;“动物”;“名字”;“秘密和魔法”;“不一样的生活”也是按照儿童认识世界的顺序展开的。“天与地”讲述的是儿童的世界观;“东西”、“动物”说的是儿童眼中的主体与客体意识;“秘密和魔法”表现的是儿童的想象;“名字”、“不一样的生活”描绘的是儿童在社会生活中的学习和成长。

2、最珍贵的时间最漫长

几个月前,获得今年雨果奖的中国科幻作品《北京折叠》中作者表现不同社会上不同阶层人的生活差距用了一个很形象的说法:“时间经过了精心规划和最优分配,小心翼翼隔离,五百万人享用二十四小时,七千五百万人享用另外二十四小时。”这种说法其实也可以用来区分孩子和成年人的世界。当我们成为一个社会人的时候,我们会常常感慨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时,才能把一天的工作都做好。而对于儿童来说,一天即使只有十二小时也很漫长。

《小女孩与死神》是“天与地”中的第二篇,从这篇故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孩子心中的世界是很漫长的。故事讲述了一个小女孩在做家庭作业的时候,死神降临,小女孩请求死神允许她把作业做完再离开,可想而知,作业是永远也做不完的,这个故事也就没有了结局。这篇故事中出现了8个“然后呢?”这是孩子讲故事经常用的连词,体现的是一种顺向思维,在孩子的眼中似乎每个故事都应该像他们的生活一样漫长而永无止境的。

在平时和孩子接触的时候,我也发现了小学生的时间观念比较差。我几乎在一个月里遇到了两三个学生来问我:“老师,现在几点了?”一开始,我总是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教室后面就有钟,为什么还总是喜欢来问我呢?后来我明白了:因为只有成年人有明确的时间关系,在小孩子眼中,5分钟和半小时几乎没什么区别,只有当他从成年人的口中得到一个确切的数字的时候,他才会感受到时间的紧迫。

3、想象、好奇

好奇、爱幻想是每个孩子的天性。当他们开始学习的时候,他们就对周围的一切客体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会提出像《为什么骆驼的眼神总是这么疲惫》、《动物的名字是哪里来的》和《双骆驼》等。比较有趣的是这些看起来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但故事的最后往往是一个孩子自己对问题的回答,而且这些回答充满了童趣,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歌德说:“读一本好书就像和一位高尚的人在谈话。”而读这本书,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和很多天真烂漫的儿童聊天。这本书解开了很多成年人对儿童的不解,会让人读后忍不住感慨童年生活的一去不复返,是每个教育者和为人父母者都应该读一读的好书。

 

读《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有感

章怡
翻开这本书,就发现它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因为它是由许许多多纯洁充满童真的话语巧妙地拼凑而成的。或许你会说“这不就是一本随便讲讲天与地、动物还有名字等零零碎碎胡思乱想的书吗!”如果你这样想,那么你就错了。 
当世界还小的时候,它就只一张桌子那么大,没有房子,没有牛、母鸡、桌子、人。白云和大海?谁知道它们是怎么冒出来的。当有人想让它存在的时候,它就在那里了。 

当世界还小的时候,有很多古怪的家伙。有能把人弹出去的椅子、把一家人都装在里面的大衣、怎么吃也吃不完的面包、钻进老鼠嘴里的狮子吼、蓝色的乌鸦、疯长不停的树……每个家伙都有自己的故事,不过它们彼此不认识。打开这本书,从哪一篇读起都可以,反正这个世界本就没什么既定规则。

“一只大象来了,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它要到哪里去……还可以肯定的是,它确实是一头大象,一头孤单的灰色大象,来了又走了。”童年你用蜡笔涂抹的时候,会有好奇的大人对你的画问这问那,而你的回答总是让他们摸不着头脑。说实话,有些事儿,没有童心的人怎么会懂呢? 

其中有一篇故事,题目是《三把椅子》。故事中讲了三个儿子外出闯世界,回来后都给父亲准备了礼物——一人一把椅子。只是椅子的功能不一样。父亲不喜欢小儿子的椅子,因为它只是一把普通的椅子,是小儿子自己做的。父亲把房子让给了两个哥哥住。小儿子回到了隔壁村子继续学木匠。后来大儿子和二儿子闹翻了,还欠了一屁股债。父亲也穷得只剩下了小儿子给他的那把椅子。故事的结尾不难想象。小儿子娶了木匠的女儿,接手了木匠坊。大儿子、二儿子把房子卖给了小儿子。小儿子搬进了那所房子,并且把父亲也接了回来。所以说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能只追求表面的浮华。

 也还记得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个死神来到一个小姑娘面前,要带走她。小姑娘说必须写完当天的作业才能跟死神走。死神同意了,坐下来陪着小姑娘一起做作业。小姑娘碰到一道难题,死神也不会做。小姑娘向死神表示等第二天自己问清了老师,得到答案后死神再来。这样死神既能获得知识也能带走她。死神同意了。结果第二天他们依然又碰到了一道难题,又得等待第二天得到答案……周而复始,死神一直没带走小姑娘。小小的故事,似乎过于平淡,过于简单,缺少动人的情节与复杂的逻辑关系,却又似乎蕴含着无数哲理。一个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连死神都不得不让步,是不是表明现实社会中学生的课业压力太过繁重呢?死神的善良谦让是否说明了坏人也有好的一面,需要人们用爱心和真心去理解他们,感化他们,而不是一味的排斥。

“天降我才必有用”!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质,都有自己觉得容易的事而别人觉得困难的事,就像是舒比格说的“对火来说容易的事,对木头就未必;对鱼来说容易的事,对鸟就未必;对树根来说容易的事,对树枝就未必。世界花了很多时间来安排这一切。之后,一切几乎就自然而然地进行。”我们为什么不先想清楚这个问题呢?我们有时并不需要自己是全才,就像在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太阳学会了发光,学会了上山下山,但它还总想干点别的,它就想唱歌,自然,它那不怎么样的嗓子吓了世界一大跳。后来,当然就像现在这样它不唱歌了,很好!我们不是不应该努力,不是不应该去吃苦头的,但是我们克服天大的困难就是去发现自己最容易做的事并去做,这是足够了。这样就不会给社会添乱了,这世界就相当有秩序了。

读懂这本书的或许是一名天真的小孩、或许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但决不会是一个贪慕虚荣的男人,又或者是一个心术不正的赌徒……就如同这本书的名字一样,因为那时事物没有太多概定的框框架架,心还是很纯洁、很柔软……